长园集团被疑年报数据造假 上交所连发23问刨根问底

  长园集团被疑年报数据造假 上交所连发23问刨根问底

  时间倒回至2018年年中,彼时的资本市场明星长园集团恐无论怎么 也想象不到,不久后其将因子公司造假,成为监管层的“眼中钉”。2019年公司业绩遭受重挫,而“造假门”仍在发酵中

  《投资者网》 谢莹洁

  跟着 监管层第三封问询函发下,长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0525.SH,下称“长园集团”)想尽快消除“造假门”负面影响的策画 ,登时 化为泡影。4月26日,公司发布的年报显示,2018年公司归母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幅度分别为同比上升250.24%、同比下滑286.77%,随后审核年报的管帐 事务所对其出具了保留神见的陈述 ,原因主要是子公司造假还没有 有最完结 论等。

  这份陈述 发布后不久,上交所也坐不住了,针对造假工作 及年报数据异常,于本年 5月13日下发问询函,要求长园集团答复 的问题多达23项,包括存货账实不符、本钱 核算禁绝 确、子公司商誉减值准备不妥 等。

  最近,《投资者网》就年报数据中存在的财务风险等问题,向长园集团发去调研函,得到公司的一些答复。

  “造假门”缘何继续 发酵

  公开资料显示,长园集团曾是李嘉诚在内地控股的仅有 一家A股上市公司,2014年李嘉诚萌发 退出之意今后 ,曾一度成为各路资本抢夺 的焦点。直到2018年6月,格力集团宣布终止收购长园集团,股权抢夺 战才告一段落。

  但没过过久,长园集团却以另外一 种形象再次成为资本市场的“明星”。2018年9月,公司发布半年报之后,上交所向其发去问询函,认为长园集团子公司长园和鹰运营 存在异常状况 ,要求其进行核查。

  但出人意料的是,长园集团迟迟不予回复,直到一个月后上交所发去第二封问询函,公司才做出回应。2018年12月,公司供认 长园和鹰存在重大虚假出售 等问题,尔后 长园和鹰原董事长尹智勇因移用 资金、职务侵吞 被刑事立案。

  2019年4月26日,造假工作 终于有了开始 成绩。 长园集团发布布告 称,长园和鹰2016年、2017年虚增利润0.85亿元、2.63亿元,并公布了长园和鹰的财务数据。公司同期披露的2018年年报显示,陈述 期内完成 营收71.37亿元,同比增加 0.09%,净利润1.11亿元,而其扣非净利润则为亏本 11.9亿元。

  关于 净利润改动 的原因,长园集团近期回复《投资者网》表明 ,本年出售长园电子股权构成 了巨额投资收益,而扣非净利润大幅下降,主要是电动汽车资料 板块、智能工厂配备 板块毛利率下降,以及人工费用和财务费用上升所构成 的 。

  不过关于 这份年报,上会管帐 师事务所(以下简称“上会”)出具了保留神见的审计陈述 。上会指出,长园和鹰原董事长立案调查事项还没有 有最完结 论;长园和鹰存货、本钱 认定存疑;长园集团商誉减值准备计提的充沛 、适当性存疑,且公司自查成绩与公安机关立案调查结论之间的差异存在不确定性。

  上交所刨根问底再发问询函

  针对这份保留神见陈述 ,长园集团公开表明 将积极整改,追查 相关负责人。但上交所对此显然不甚满意,并于5月13日再次下发问询函,关于 存货账实不符、本钱 核算禁绝 确、子公司商誉减值准备不妥 等23项问题逐个 刨根究底,还多次 提及“是否与防止 接连 两年亏本 有关,是否涉嫌合投机 益运送 ”。

  《投资者网》细心 查阅问询函发现,上交所此次注重 重点仍然 在于长园和鹰造假工作 ,认为公司涉嫌合投机 益运送 ,并要求公司答复 ,涉嫌业绩造假的起始时点,收益法评价 的依据及高估值的合理性,公司董监高主要决策者勤勉尽责的依据,是否损害 了中小股东利益?

  此外,上交所对公司2018年年报数据真实性持疑,针对长园集团及长园和鹰应收账款异常,要求公司答复 ,2017年、2018年对该其他应收款均未计提的原因和合理性,2018年公司完成 归母净利润1.11亿元,是否为了防止 接连 两年亏本 而未对该应收业绩补偿款计提坏账准备。

  上交所问询函还指出,公司商誉2016年、2017年已累计计提减值准备14.12亿元,商誉净额尚余1.95亿元,在现在 资不抵债、业绩造假的状况 下,2018年未进一步计提减值的原因及合理性,综合考虑问询函触及 的各类状况 ,是否可能形成 公司2016年、2017年、2018年接连 亏本 。

  在存货方面,年报披露存货期末余额14.2亿元,锂电池隔阂 产量比上年添加 257.72%,出售 同比添加 125.4%,库存添加 446.93%,上交所要求公司答复 该产品销量大幅高于产量的原因,是否呈现 滞销,结合行业状况,说明在库存量大幅添加 的状况 下,是否计提了足额、充沛 的存货贬价 准备。